珊萍書庫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討論-壬字卷 第二百二十節 吐心聲二女無言展示

Prudence Garrick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冯紫英的反问让红玉一愣,仔细一回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现在鸳鸯已经被老太君给了大爷,现在便是大爷的人,以大爷对鸳鸯的喜欢,她肯定会留在府里管事儿,那这等情况下,自然是要维护大爷的名声信誉,和二奶奶这等私情当然要想办法掩盖隐瞒,避免外传造成不良影响才对。
“让爷有些担心的倒是这等事情好像有些瞒不住,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知晓,但久而久之,爷又不可能不去看凤姐儿,难免就会有人联想起来,到时候哪里能堵得住悠悠众口?”冯紫英揉了揉脸,叹息道。
红玉心里也明白,这是迟早的事儿。
以二奶奶的性子,若是大爷对她不闻不问,肯定会闹腾起来,各种作妖,但是如果大爷经常过去,原本就有些怀疑的外人,自然就会对号入座,单靠一个抱养孩子的理由,根本不具备说服力。
想到这里,红玉也忍不住问道:“爷,那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养个孩子再恋爱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儿?”冯紫英搓着脸苦笑。
贪图那一口,自然也就要付出代价,只是他确实没想到凤姐儿这块肥田沃土如此丰饶,一发入魂,居然就有了,而且还生下一个儿子,尤其是现在自己两房妻室都还没有一个男嗣的情况下,就更显得特别,也不知道王熙凤自己回怎么想,但毫无疑问肯定会恃宠而骄,只希望这个凤辣子不要太过分就是。
“那怎么办?”红玉越发紧张,王熙凤的命运也和她系在一起,她也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怎么样,现在二奶奶有了儿子,和冯大爷就斩不断了,但这么一直保持往来,又摆脱不了名声影响问题。
神秘總裁,別玩了 小說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喽。”冯紫英见红玉这般紧张,也有些感动,起码这個丫头很替自己考虑,“放心吧,纵然是传出这些名声,也无外乎就是我私德有亏,更何况没有其他证据,谁难道还能把我怎么地么?”
红玉心中稍安,“其实二奶奶生了儿子之后,奴婢觉得反而比原来更谨慎了,她对这个孩子十分宝爱,奴婢在想,她肯定也是要为这个孩子的未来考虑的,这个孩子的将来肯定是要靠爷的扶持,所以奴婢想,她肯定也会小心地维护爷的形象声誉,免得对爷的前程造成影响,这一点爷倒是不必太过担心,二奶奶虽然爱吃醋,但是只要爷稍许看顾一些,二奶奶也不是不明白道理的人,应该能理解爷的难处。”
“红玉,你倒是会说话,两边儿都照顾着了。”冯紫英满意地点头,这个丫头头脑清醒,性子也机巧,好生培养一番,日后不会比平儿逊色,“你平素也多和平儿在凤姐儿跟前说说话,开导开导,如你所说,她也是有儿子的人了,一辈子也算是有了靠山,不至于老了孤苦伶仃,所以更要考虑长远,莫要意气用事,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冯某人也不是薄情寡义之人,她应该明白才是。”
“爷,那这个孩子……”红玉迟疑了一下。
冯紫英看了红玉一眼,微微一笑:“怎么,担心爷把这个孩子带走不成?我还没有那么狠心,除非我真的没有子嗣,只有这一个,但那样这个孩子跟着我,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么?凤姐儿如果真心为这个孩子好,就该支持,如果我不止这一个子嗣,那跟着凤姐儿,我也会尽力扶持,让这个孩子能有一个美好前程,让凤姐儿也能有一个依靠,红玉,我的这个设想如何?”
红玉连连点头:“爷若是这般考虑,二奶奶就该心满意足了。”
二人缠绵半晌,冯紫英又问了一些天津卫那边的情况,红玉也如实答了,春宵苦短,冯紫英也不能留在这里过夜,好在红玉也明白,冯紫英又是一番恩爱安抚之后,方才悄然离开。
鸳鸯这一夜却是睡得极不安稳,虽然早就知道冯大爷和红玉有勾搭,但是这等在冯府里边,冯大爷也是如此肆无忌惮,尤其是昨夜隔窗见到那一幕,更是把鸳鸯惊得不轻。
早间她黑着眼圈起床洗漱,看着红玉也出来,悻悻地瞪了对方一眼,却见红玉却是气色极好,一反昨日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模样,居然还有了几分滋润红晕的模样,想到这里鸳鸯既好奇又有些不满。
红玉也看出了鸳鸯的神色不对,昨晚折腾得那帮响动,肯定瞒不过隔壁的鸳鸯。
红玉此时也早已经放开,反正早就是大爷的人了,别说鸳鸯,就算是其他人知晓她也不怕。
又不是偷野汉子,被大爷梳拢了,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见红玉一脸坦然,鸳鸯实在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道:“红玉,你就不能小点儿声,也不怕府里其他人知晓?”
“姐姐,这院子里就咱们俩,除了你,还能怕谁知晓?”红玉脸微微一红,“你难道还会去搬弄是非不成?”
“红玉,你简直是……”鸳鸯反而被对方的话给弄得面红耳赤,跺了跺脚:“小蹄子,若是宝姑娘琴姑娘或者晴雯、司棋、金钏儿这些人知道了,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红玉反问:“宝姑娘和琴姑娘何等身份,难道还要和我一个下人计较这些不成?姐姐,你也太小瞧宝姑娘和琴姑娘的心胸气度了吧?至于说晴雯司棋和金钏儿她们,她们有什么资格来说三道四?怎么,就许她们能攀高枝儿,我就不行?大爷宠爱谁喜欢谁,那是大爷的事儿,轮不到别人来插嘴,她们若是有本事能把大爷迷得三魂五道,对别的女人不屑一顾,那我林红玉就服了这口气,可她们有这份本事么?还别说她们连姨娘都不是,上边还有几位奶奶呢。”
林红玉的伶牙俐齿,鸳鸯算是见识了,也不知道林之孝这对天聋地哑的夫妻,怎么却能生出这样一个巧嘴丫头。
不过林红玉说的也的确在理,这冯大爷喜欢谁,宠爱谁,起码是轮不到晴雯司棋她们来说三道四的,便是沈大奶奶和宝姑娘在这种事情上只怕也都会避而不谈,顶多也就是旁敲侧击地提醒一下罢了,说多了,只怕还会被视为妒妇了。
叹了一口气,鸳鸯摇摇头:“我说不过你,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你自个儿掂量吧。”
红玉似笑非笑,“鸳鸯姐姐,我不比伱,你是老太君给爷的,天生就定了名分,我们不一样,就得要自个儿去追求,不是么?”
鸳鸯无言以对。
冯紫英带着宝钗、迎春、鸳鸯和红玉去诏狱时,鸳鸯和红玉都还有些说不出的尴尬。
不过冯紫英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对他来说把这帮人带进诏狱见一见贾家这些人,安抚一下双方,已经成了一个政治任务了。
每日回去时看到迎春、鸳鸯等人的目光,他都有一种歉疚感,答应了对方,一直没有能做到,这压得他有些难受。
现在总算是和龙禁尉那边说妥,可以带她们进去看一看已经被关押了快一个月的贾家人了。
几个人都换了一身厚重朴素的冬装,斗篷,帷帽,遮得严严实,毕竟要进诏狱,这对于这些个从未精力见识过的女人们来说,都还是有些畏怯的,若非是冯紫英陪着,她们还真不敢进去。
乱入
随着嘎吱一声门响,沉重的狱门打开,冯子仪已经迎了出来,“见过冯大人。”
“子仪,你接到通知了吧?”冯紫英含笑问道。
冯子仪前两日便来过府里拜会,冯紫英专门招待了一番,说了一个多时辰的话,还留了饭,但冯子仪还是知晓规矩,没有留下来,礼貌地告辞了,他知道来日方长,自己不可能一下子就进入到对方的核心圈里,自己也需要用表现来证明自己值得对方信任和投资。
“接到了,张大人来打了招呼,经历司也发了话。”冯子仪奉承了一句:“大人果然神通广大,经历司那边说是指挥使大人专门叮嘱的。”
冯紫英摆摆手,示意不要提此事,冯子仪会意地点头闭嘴。
“这都是我家里人,你也知道,都和贾家那边沾亲带故,所以今日也专门来看一看,还要劳烦你了。”
冯紫英的话让冯子仪连连摆手,“大人说哪里话,不过是举手之劳,大人,请吧。”
冯子仪示意两个牢子前头带路,自己和冯紫英并行这才小声道:“小叔,这都是婶婶们?”
冯紫英想了一想示意宝钗和迎春上前,介绍道:“这是子仪,论辈分,算是我侄儿,这是你两位婶婶,……”
宝钗和迎春都有些羞涩,也有些惊讶,毕竟在这等地方怎么自家夫君还有一个比他还大十来岁的侄儿了?
不过丈夫既然如此介绍,宝钗和迎春都是上千福了一福,曼声道:“还要劳烦了。”
民国之威震关东
淡雅阁 小说
冯子仪也吓了一跳,赶紧低头行礼,却不敢多看。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