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元宇宙之戰:復興之刃笔趣-第118章 和解協議展示

Prudence Garrick

元宇宙之戰:復興之刃
小說推薦元宇宙之戰:復興之刃元宇宙之战:复兴之刃
县治安大队队长杨庆新仰靠在椅背上,双脚搭在办公桌上,拿着一把精致的小刀正在修剪指甲。办公室的门推开了,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老三,那小子签了没?”
“没,这家伙挺犟,非要给它儿子讨个说法。”
杨庆新瞥了年轻人一眼,轻描淡写的问道:
“没上点手段?!”
“上了,挺能扛的。”
“妈的,不就是打了他儿子一顿吗?又没打死,给他三万不少了。惹急了老子,把他全家都弄进来。”
“队长,这人好像当过兵,一直嚷着国家和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结果。”
年轻人斜靠着办公桌,有些担忧的说。杨庆新不屑的道:
“切,他算老几,退伍的多了,现在就是一小老百姓。国家这么忙,哪有空管他!还法律、公正,在这里,老子就是法律,老子说公正就公正,还轮到他讨价还价。
去,告诉他,如果今天下班前不把和解协议签了。晚上送她老婆过来跟他团聚,看他还管不管他儿子了。”
叮铃铃,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杨庆新看了年轻人一眼,年轻人识趣的走出了办公室,顺便关上了门。
“你好,我是杨庆新。”
“小杨啊,我是龚恒。”
杨庆新赶紧坐直了身子。
“龚局长,您好,请指示。”
电话里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中气十足。
“呵呵,没什么指示,有个事情问你一下,你们那边是不是拘押了一个叫唐虎的人?”
杨庆新心里咯噔一下,今天是大周末,唐虎是昨天晚上抓进来的,按理说局里的领导们不应该消息这么灵通才对,难道自己小瞧那个乡巴佬了。
“是的,局长。是五中一个学生的家长。学生间有些矛盾,发生了斗殴事件,他的孩子受了些伤。学校已经在调解的情况下,他昨天晚上闯到了郑校长的家里吵闹,并威胁郑校长及家人的安全。由于他的情绪过于激动,且存在一定的威胁性,我们就对他采取了强制措施。”
杨庆新斟酌着言辞,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围攻殴打变成了学生间的互殴,小石头的重伤变成了受了些伤,唐虎去找校长要说法,成了私闯民宅,争论变成了吵闹和威胁,这就是说话的艺术了。
郑校长就是小石头所在的五中的校长,五中是一所挺特殊的中学,有初中部,还有职业高中部,是除了县第一中学外最大的中学。此外,郑校长还是他的舅舅,他能干上治安大队队长的职务,还多亏了这个舅舅。
他这个舅舅还是教育局副局长,跟县第一中学的校长经常轮换不同,他在五中干了二十多年,当了十多年的校长。通过师生关系、亲戚关系打造了一个错综复杂巨大的关系网,笼罩了整个县城的方方面面,在这个小县城几乎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官面的上关系据说直达省里和京都,有些时候,连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得请他帮忙。
当然,郑家本来在县城就是大族,比如郑校长的姐夫,就是现任德市副市长。这也是郑校长能够在县城风生水起,八面玲珑的原因之一。
这次事件,杨庆新之所以如此上心,如此迫切想要让唐虎签订和解协议,摆平这件事情。是因为郑校长的侄子和外甥都参与了其中,而且还是主谋。
“小杨啊,既然不是什么大事情。请郑局长尽快安排双方家长会面,学校居中调解就是了。孩子家长看到孩子受伤,情绪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嘛。如果现在孩子家长的情绪已经平稳,就尽快把人放了吧,一直这么拘押也不合适。”
“好的,局长,我这就去看看情况,尽快按照您的指示办理。”
杨庆新挂了电话后,沉思片刻,马上给自己舅舅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将龚恒局长出面捞人的情况给郑兰平作了汇报。
“庆新,我刚才跟医院的周主任了解了下情况,那个学生没有生命危险,但伤势很重。如果对方真要追究起来,恐怕小远他们几个脱不了干系。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让对方签了和解协议再放走比较稳妥。我会让刑处长过去配合你,你们再想想办法,尽快把事情办出来了。”
“好的,舅舅。”
唐蕴风三人吃完饭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秦玺赫的电话一直没有回音,唐蕴风决定继续到县公安局门口等着。
他们来到门口的时候,正好一个中年男人夹着公文包从车上走下来,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三人一眼,便匆匆的进了公安局。邢璐科是五中的教务处处长,这次事件他的责任是跑不了的,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忐忑不安,但校长一直不让他接触家长,他也不敢擅自行动。如果郑校长能够把这件事情摆平,他当然是巴不得已。所以,接到郑校长的电话后,他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县公安局。
邢璐科跟杨庆新一起来到拘留室,唐虎被双手背后靠在椅子上,双脚被夹在椅子腿上,双腿半曲脚不沾地,这个姿势短时间看不出什么,时间长了很遭罪。
一进拘留室,看到唐虎的情况,邢璐科就黑着一张脸道:
“杨队长,这是我们学生的家长,就算是一时冲动,也不至于如此对待吧!”
王子的教师
邢处长这番话,一是故作姿态,二是确实心有不忍。他清楚自己校长的能量,但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换位思考心有戚戚然。
“邢处长,不好意思,下面的兄弟不懂事。唐先生,对不起。还不赶紧给唐先生解开!”
杨庆新一边给邢处长和唐虎道歉,一边训斥着旁边的民警。他年纪轻轻就能坐到治安队长的位子上,演戏的本事自然驾轻就熟,既然舅舅让自己配合邢处长,自然要以邢处长为主。
邢璐科转过桌子,扶着手脚发麻的唐虎坐到旁边的正常椅子上,这才做到他对面,请杨庆新坐在了桌子的一端,作为此次事件的调解人。
“唐先生,我是五中教务处处长邢璐科,对于唐磊同学这次事件,我很痛心,作为教务处处长我难辞其咎,幸亏唐磊同学没有大碍。对于这件事情,学校非常重视,正在紧急调查之中。郑校长把我从南京喊了回来,让我跟您好好沟通,看看您这边有什么诉求,学校尽量满足。”
唐虎是个耿直的汉子,邢处长一脸歉意,放低身份,他还真发不出什么脾气。
“邢处长,孩子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受伤很重。我的诉求很简单,找出行凶的几个学生,承担他们该承担的责任。”
“唐先生,因为事发时间是晚上,监控视频不够清楚且有死角。学校正在积极了解情况,确定事件的原因和参与事件的人员。一旦确认参与人员,学校绝对不会轻饶,这点请您放心。
但我认为一切还是以孩子为重,先给孩子好好治伤,好好照顾孩子,希望他早点康复。然后,我们再处理这件事情,您看如何?”
唐虎想了想,还是给小石头治伤最重要,追究凶手的责任,可以等孩子好点了再说。于是,他点了点头。看到唐虎态度软化,邢璐科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听进话去,这事就好办,后边再慢慢操作呗。
“唐先生,学校知道您的家庭条件也不富裕。孩子在学校出的事情,学校理应承担应有的责任。唐先生,你看这样好不好?唐磊同学的住院治疗费用由学校全部承担,另外再支付唐磊同学五万元的精神补偿。此外,学校承诺就这件事情,给您和唐磊同学一个明确的交代。”
听到邢处长说学校愿意承担责任,且态度跟昨天晚上郑校长漠然的态度完全不同,唐虎心里有些动摇。虽说有唐蕴风上次留下的钱,小石头的治疗费用还够,但如果学校能够给予补偿,对当前自己家庭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
“邢处长,感谢学校的关心和理解,希望学校早日能够给我们一个结果。我昨天晚上有些激动,也请邢处长代为向郑校长致歉。”
见唐虎答应了条件,邢璐科大喜过望。
“唐先生,是这样,咱们学校现在正在创建省示范中学。我们希望这次事件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要影响到学校申请示范中学的工作。一旦申请成功,对孩子们来说也是好事,希望您能理解。
我这里有一份和解协议,您能否先签署了。放心,学校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邢璐科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几份材料递给了唐虎,一看就是有备而来。唐虎接过来一看,和解协议的内容跟邢璐科说的差不多,学校负担小石头的医疗费用,支付精神赔偿费5万元,并承诺妥善处置本次事件。
学校做出了表态和承诺,承担了应该承担的责任,考虑到小石头以后还得在学校上学,唐虎也没有多想,就在几份文件上签字并按了手印。
邢璐科将唐虎签字按了手印的《和解协议》拿到手后,心里的石头彻底落了地。把协议最下面的一份协议拿出来,代表学校签了字并盖了章后,装到一个文件袋里递给了唐虎。
“唐先生,感谢您的理解。既然已经达成和解,那么这就是一场误会。杨队长,唐先生现在可以走了吗?”
杨庆新耸了耸肩。
“邢处长,只要郑校长不追究,唐先生随时可以离开。”
“那就好,唐先生,咱们一起走。我去跟郑校长汇报,您也早点去照顾唐磊同学,回头我会代表学校过去看望。赔偿款等走完流程,我就打给您。”
邢璐科说着,邀请唐虎一起走出了拘留室。杨庆新很不爽的跟在后面,这个姓刑的也真是的,本来三万能解决的事,还得多花两万。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