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优美都市小說 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第九十五章放棄嗎讀書

Prudence Garrick

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
小說推薦這個側妃路子野,得寵着!这个侧妃路子野,得宠着!
江西宸没说话,只做出了请的姿势。
南汐跟在他后面走。
她本来想让青宁去找祁景清,但是想想还是留着吧,剩下自己她更害怕。
跟着江西宸七扭八拐的路走,南汐就越觉得不对劲,这是元亲王府,江西宸怎么这么轻车熟路?
最后在一个假山后面停下,江西宸示意南汐,将青宁叫走。
南汐朝青宁使了个眼色。
青宁充分的理解里面包含的含义。
自家小姐说,如果有事赶紧喊人救她,让她距离不要太远的位置,及时注意她这边!
还有看见王爷,立马告诉王爷,她在这里!
南汐:……好棒的!
只剩下了两人,江西宸也就不在装了。
不像刚才在人群中笑呵呵的模样,冷这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呦,这脸变的真快。
“老臣请南侧妃让柚白登上清王妃之位!”明明是求她的话,被江西宸说的义正言辞,也没有一点求人的样子。
搞得南汐以为她欠了江家什么大债,必须要还一样。
“理由呢?”南汐问道。
“江家可以助清王一臂之力!”
江西宸的话很明白了,江家能帮助祁景清,而南家有什么?
提起南家,不过是徒增祁景清的负担罢了。
是啊,没了南家的南汐又算什么?
现在在大家眼里,她不过就是一个罪臣之女,她凭一人之身又怎么能帮祁景清呢?
所以上次,如果没有她,祁景清和江家的好事,是不是就成了。
江西宸看南汐在思考,提示道:“柚白自小没有母亲,这件事便只能由我来说,她日柚白成了皇后,后宫定有南侧妃的贵妃之位。”
“老臣知晓王爷喜欢侧妃,可是男人的喜欢又能维持多久?王爷早晚会登上那个位置,后宫佳丽三千,倒时谁还记得南侧妃你,若是有了贵妃之位那便不一样了!”
早晚?这江西宸怎么这么确定,祁景清早晚会登上皇位?
“话已至此,南侧妃可以掂量掂量,老臣与南将军也有些交情,不想用那些后院的肮脏手段,所以才出此下册。”
“南侧妃若是不愿,老臣自有其他法子,到时,还希望南侧妃不要后悔啊!”
这江西宸能说这些话,也算是对她一个小女子的仁慈了,不然真是对她下什么狠手,她也是无力招架的。
这个问题她回避很久了。
如果祁景清登上皇位,有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她该怎么办?
走吗?
她也不知道,她答应过祁景清,不会离开他的。
祁景清也没保证过她什么……
这件事她要告诉祁景清吗?
不要吧,上次如果不是被她撞见,祁景清和江柚白的好事应该就成了吧!
上次在马车里,虽然话是那么说,她也知道祁景清不喜欢江柚白,但是谁又知道,是不是为了江家背后的势力才打算做那档子事的?
至少,那天江柚白的衣服和祁景清的衣服,总不能都是江柚白一个人脱的吧。
那样多好,江家的势力拿到了,江家还能祝祁景清一臂之力。
她又不能帮什么忙。
南汐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是自卑,一个是自信。
自卑说,你自己是什么德行不知道吗?除了给祁景清带来麻烦,还能带来什么?就是开驻颜阁,也只是小利小润的!而江御史可是能在朝政上成为祁景清左膀右臂的人!
自信说,那又怎么样?我和祁景清真心相爱,总不能因为那些外界因素就分开吧?
南汐你的那些刚来时候的自信呢?
现在王爷的心尖宠还没当成,就要放弃了吗?
可是她的喜欢不能帮祁景清登上皇位啊。
“我先考虑考虑吧,几日之后在给御史大人答复如何?”
NANA COLORFUL
“好,老臣希望南侧妃识时务为俊杰。”说完这句,江西宸便离开了。
他虽然人离开了,但是他的话在南汐脑中无限反复。
她该怎么办?
她现在对于祁景清来说是累赘吗?
不多会儿,青宁瞧见江西宸走了,进来就看见自家小姐一脸哀愁的模样。
跟着露出伤心的表情,问道:“小姐,怎么了?江御史是不是对你说了些什么?”明明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自家小姐伤心,她就已经开始难过了。
南汐将刚才江西宸说的事情,又和青宁说了一遍。
青宁只是眨巴着大眼睛说道:“小姐喜欢王爷吗?”
南汐毫不犹豫的点头,喜欢,当然喜欢啊!
“喜欢的东西都要争取,好不容易是小姐的了,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青宁学着南汐的模样,捏着下巴缓缓道来:“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的去争取,轻易就放弃了说明你没那么喜欢而已!”
这段话是南汐刚来的时候,在追求祁景清的时候说的。
前路坎坷,她们一定要克服。
所以她决定回去把这件事和祁景清说。
心情豁然开朗,和青宁蹦蹦跶跶的回去了。
就见她们原本坐的位置上,祁景清在那焦急的等着。
这样真好,不管你去哪,都有个人在惦记着你。
“祁景清!”
祁景清一脸烦躁的抬头,语气有些急道:“去哪了?”
他听说南汐被江西宸带走了,怕他和南汐说什么,产生误会。
似乎不是,他敏锐的察觉到,南汐叫他大名,南汐很少在人前叫他大名。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小说
看见人,祁景清提着的心,也被慢慢放了下来。
南汐凑过来,勾了勾祁景清的衣袖,噘嘴道:“这么多人,你还怕我丢不成?”
祁景清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
这可把南汐惊坏了,祁景清可是很少回应她这种略带暧昧的话。
“王爷怕我丢?”
祁景清憋笑着点了点头。
南汐将手递给祁景清道:“那王爷可要抓牢我的手,别松开!”
两人在这边暧昧调情,忽然前面一阵惊呼声。
两人上前查看,但是人太多也挤不进去。
只听人喊着叫太医,叫太医!
这声音的主人好像还有点熟悉,怎么那么像那个狗管家的声音呢?
还真是,原来是祁景元晕倒了。
一众人手忙脚乱的将祁景元送进了洞房。
没多久,祁景元的御用太医也来了。
元亲王晕倒了,一众人也不能离去,只能在门外坐着等消息。
嘿,这成婚当天晕倒了。
南汐在想今晚的洞房还能成不?
不经意间看见了地上的几滴血。
那个好像是祁景元倒下的地方,他还吐血了?
好奇心催使着南汐想去看看,被祁景清拉了回来。
祁景清摇了摇头,这时候不能多管闲事。
南汐也就听话的坐了回去。
心中暗想着,这要是吐血了,怕是挺严重的。
不多会儿,那太医就出来了,告诉大家放宽心。
元亲王只是晕倒了而已。
众人松了一口气,打了招呼便匆匆离去。
南汐带着疑惑和祁景清也上了马车。
兴许自己看错了吧?
当晚祁景元的专属太医偷偷进了皇宫,没人知道。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