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逍遙小捕快 ptt-第四百七十二章:繁忙的趙皇熱推

Prudence Garrick

逍遙小捕快
小說推薦逍遙小捕快逍遥小捕快
陆恒依旧跪在地上再次规劝道:“陛下,周国居心叵测,怕是有利用我大赵之嫌啊!”
赵皇听到此言,沉吟了一瞬道:“周国与我赵国无礼,然为此联盟,我大赵投入甚多,不可轻易放弃,如今乃是楚国国力最弱之时,良机难得,若我大赵握此时机开疆拓土,必可福泽百世,恩荫万民。周国想要利用我大赵,我大赵未必不可利用他们。”
便在这时,兵部尚书站出来道:“陛下,臣这些时日深思熟虑,计算得失,或许楚国示弱于大赵而言未必是好事。”
赵皇听闻此言,不悦道:“当初你们一个个力主联盟,怎么今日全都给朕变了话语?我大赵为此联盟投入甚多白银,岂不都要付之东流?!”
兵部尚书拱手道:“陛下,此一时彼一时啊!如今,楚、周、赵三国在中原呈三足鼎立之势,我赵国虽文道无双,天下繁荣,但军力则略逊一筹,正是因为楚周两国相互掣肘,我赵国才可暗中积蓄国力,以备后来居上。”
“若是我赵国助周国攻打赵国致使楚国势弱,此平衡一旦被打破,难保周国不会调转兵马,染指大赵啊!”
“如今我赵国虽无内忧却有外患,西南异族最近时有异动,在我赵国边境屡次犯乱,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若是此时还要分出兵力与周国结盟入侵楚国,难保西南异族不会趁我大赵兵力空虚之际趁虚而入啊!”
赵皇听到此言,脸上露出吃惊之色道:“竟有此事?!什么时候?朕为何不知?”
兵部尚书无奈拱手道:“这是龙将军昨日来的情报,臣本想立即禀明陛下,但是昨日因陛下在后宫……额……繁忙……臣不敢贸然惊驾……”
兵部尚书斟酌了半天用词才将白日宣淫这个词替换下去,九族算是保住了……
因为昨日去的时候被门口的白公公拦住了,明知陛下在后宫却压根进不去。
当然了,兵部尚书也没有硬闯,陛下这状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早点熬走早点换新君。
先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走的,看陛下这状态估计也快了。
与其劝陛下勤政爱民还不如劝陛下早立皇储呢。
夜不醉 小说
国不可一日无君嘛。
这个状态下去,万一那天晚上不声不响的从哪位后妃的床上忽然追随先帝而去,赵国也不至于乱了套。
赵皇抬头看向武将那边站着的唯一一名女将,开口问道:“龙校尉,情况可属实?”
龙冰儿面无表情的从武将之中走出,双手抱拳,声音清冷道:“家父的确如此传信,宋尚书所言非虚,西南异族不臣之心越发明显,末将以为此时应加派兵力戍卫西南边疆,而非与毫无成因的周国结盟。”
英姿飒爽,不卑不亢,果真是虎父无犬女。
令得殿中不少大臣都是微微侧目。
听得此言,赵皇陷入了沉思之中,脸色也越发难看。
若是趁着楚国虚弱调兵攻打楚国,或许赵国得以开疆拓土,但是如此一来朝廷势必空虚,西南异族便会趁虚而入,说不定还会直逼京城。
若是不调兵攻楚,以赵国现在的国力依旧不敌西南异族,到时候依旧免不得割地求和,这并不是新鲜事。
可那样的话,自己不就成了丢疆失土的昏君了吗?
如今,赵国看似占尽优势,实际上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岌岌可危,进退两难。
便在这时,陆恒开口道:“回禀陛下,臣有一计,或可对付西南异族。”
赵皇看着跪在地上的陆恒,脸上顿时浮现出欣喜,开口道:“爱卿平身,快快请讲!”
陆恒站起身,开口道:“臣离开赵国只是,楚国便向我赵国承诺,若是我大赵不对楚国出兵,今后十年之内,若是我赵国有敌国犯边,楚国便无偿出兵助我赵国退敌,我赵国无须负担楚国军队一文钱的军费,只需提供粮草即可。”
“周国虽有结盟之意,却一直以来都是在向我赵国花言巧语,意图画饼充饥,并且意图不轨,而楚国能给我赵国的却都是实打实的好处,远比空口无凭的周国要更加真诚,臣以为我大赵未尝不可接受楚国的条件。”
赵皇听到这里不由得开口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朕为何不知道?”
陆恒拱手道:“臣前日随使团归京之后便将国书递到了御书房,陛下……”
赵皇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咳咳,朕这两日有些……咳咳,繁忙,竟然将此事忽略而去,此事关乎我大赵国祚,稍后陆爱卿与二位丞相到御书房共议国事,朕乏了,退朝吧。”
……
退朝之后,龙冰儿从大殿中出来准备归家,兵部尚书从后面走过来道:“龙姑娘留步。”
龙冰儿转过头,声音清冷的开口道:“宋尚书何事?”
兵部尚书笑道:“龙姑娘也到了婚嫁年纪了,可有订下婚约啊?”
“没有。”龙冰儿顿时眼神不善的看向兵部尚书,声音冷清的拒绝,手却不自觉的摸向了腰间的锦囊。
里面放着的是大白兔奶糖,满满一袋子,他送的……
兵部尚书道:“也是,龙将军不在京都,想必也未曾关心过龙姑娘的婚事,犬子正巧与龙姑娘年纪相仿,不敢说才高八斗也算是小有所成……”
“不用了。”兵部尚书话还未说完,便被龙冰儿打断而去,龙冰儿淡淡说道:“我此生志在沙场,无心婚嫁,告辞。”
龙冰儿一边往前走,一边无意识的摸出一颗奶糖,剥开,放进嘴里。
兵部尚书看着龙冰儿远去的身影,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姑娘怎么就跟她爹似的。
依旧这么的不开窍啊……
龙府
龙冰儿刚刚到家,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立刻便是迎了出来,龙冰儿看到府里走出来的美妇人微微一怔,连忙走上前去:“娘,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阴长生
“去柳州省亲回来,刚进家门你便回来了”美妇人拉住龙冰儿的手,将龙冰儿周身都细细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说道:
“你这丫头真是不像话,哪有女儿家家的跟随使团去出使的,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你看你都瘦……瘦……这……这看着怎么好像还比离家的时候胖了一圈啊?”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