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情緣劍劫 txt-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回影月村展示

Prudence Garrick

情緣劍劫
小說推薦情緣劍劫情缘剑劫
樊圣所做之事让邱芸峰一时难以接受,但他也明白,很多的疑团还得在时间的长河中,才会得出一个真正的答案!而樊圣杀害钟楚晴之事,眼下他也不好告知其余的飞雪宫弟子,因为一旦他讲了出来,势必会招来飞雪宫弟子对琼华宫的仇视目光,所以他也就未将此事告知其门下弟子。
“对了,我是琼华辖地影月村的人,离家多年,我想回去看看父亲。”
虽然邱芸峰的内心此刻极其复杂,但他思念父亲的情感却依然左右着他的意识,同时他也想回去问问他的父亲,关于暗夜之地中雪妖月暮汐的事情,究竟雪妖为何会与他父亲相识这一点,邱芸峰一直都想弄明白。
“哈哈哈,当然,宫主现贵为我苍天一宫之首,平日忙于他事,无暇顾及家中年迈的老父,是我这个做圣人的考虑不周,早该把他接入宫中颐养天年的。不如我们就一起陪宫主回趟家吧。”赖天镜从邱芸峰苦涩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他与樊圣不同寻常的对话,所以便转移话题般的开口道。
“好!”邱芸峰回应一声,化作流光,朝着影月村奔袭而去。
回到影月村中,邱芸峰一眼便望见了正在草屋前沐浴夕阳的父亲邱源。不同的是他曾经所熟悉的房屋,以及门前杂乱的野草枯木,已经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且从其父的穿着来看,应该是有人在照顾他老人家,可他却又不知,是谁在照顾他的父亲。
“爹!”邱芸峰一副孩子气的在远处叫醒了眼神微闭的邱源。
“你是峰儿?”
多年未见其之的邱源,睁眼的瞬间,站起身来望着眼前这位毛发褪去的少年,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他就是自己的儿子。身为父亲,就算自己的儿子外貌变化再大,他又怎么可能认不出他来呢?迟疑之色消失的瞬间,他一把将爱子邱芸峰搂入了怀中。
一起养猫吧!
就在邱氏父子相拥问候之时,飞雪宫弟子五百尽数落在了草屋前。见此情形,邱源赶紧松开其子,跪地相迎,因为他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之多的苍天弟子,更何况他还不知道他们的来意。
“您老快快请起。”赖天镜赶忙一把将邱源从地上扶起。
“您还不知道吧,您的儿子邱芸峰,已是我飞雪宫的宫主了,我们这些人可都得听他的。”赖天镜帮着邱源拍了拍衣袍上的尘土,再次开口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我听村里的人说了。”邱源没有因为邱芸峰继任了苍天大权而骄纵,他回应眼前这位衣着不凡,且一看就是苍天掌大权者之人的话语时,也依然保持着他那谦卑的一面。
冥婚夜嫁:鬼夫王爺,別過來 小說
“爹,多年不见,我们回屋说吧。”邱芸峰话语间拉着邱源的手,就朝着他儿时的房间而去,飞雪宫的其余弟子也就只好站在门外等候。
回屋后,曾经给邱芸峰留下深刻印象的房间,此时也仿佛焕然一新了,他的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这让邱芸峰也颇感意外。
“爹?这些都是您打扫的?”他指着干净的房屋,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询问道。因为在他的认知里,父亲是一个不怎么爱收拾房间,且每日都在为衣食奔波之人。
“你单剑斩杀黄天三杰之后,村里的人就对我有了很大的改变,衣食也都是村民们送来的,这都是沾了你的光。哦对了,村里的师匠们还根据你曾经的样貌,在村口立起了你的石像,想你的时候我也会去看看。”邱源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满脸欣慰的回应其子道。
“石像?”
“对,你的石像,你斩杀黄天三杰,当上苍天一宫之首,为我们影月村争了颜面,你是影月村的英雄,所以村民们就在村口立起了你的石像,这石像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象征!”邱源望着眼前这位气宇轩昂,外表俊秀的爱子,说起这番话时,也是满脸的喜悦。
“哈哈哈,只要不想着把我烧死就好!”邱芸峰憨笑一声憨笑,但内心却又开心至极。
“对了爹,我有一件事需要问您,那就是在暗夜之地中,我遇见了一只雪妖,她认识您甚至还知道您的名字,她还送给了我一样东西。”
说着,邱芸峰从怀里掏出了紫金冠,其实邱芸峰此次回琼华参加刘轩宇的大婚是一事,但探望其家父和询问雪妖的事情也是一事,所以他事先早已做好准备,把紫金冠带在了身上。
紫金冠出现在邱源眼前的那一刻,他完全惊呆了,身体依旧保持着僵硬的姿势,就好像内心受到了什么不小的冲击一样。
“月暮汐!”邱源短暂的惊愕之后,用他那颤抖的双手,从其子邱芸峰的手中接过了紫金冠。
“月暮汐”三个字,就足以证明邱源他是认识雪妖的,只是令邱芸峰不解的是,自己的父亲不过只是苍天大地之上,一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了,他又是如何与雪妖相识的呢?且从其表情中也不难看出,他们的关系又绝非一般!
“峰儿,她是你娘!”手捧紫金冠的邱源,双眼泪水直流而下,也说出了一句让邱芸峰难以接受的事实。
“我娘?您不是说我出生的时候就克死了我娘吗?到底怎么回事?”
情急之中邱芸峰连发三问,也正是邱源的话,让邱芸峰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怪不得张贞之前会说他是一个半人半妖的怪物,也怪不得他能与铁牛的妖丹的融合!当然这一刻,邱芸峰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因为他至少见过了他的娘亲。
邱源紧握手中紫金冠,道:“这是一件尘封了多年的往事!甲子九年她来到了影月村,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与爹爹相识,继而相爱,后来才有了你。你出生的那天夜里,妖族的八面妖王来到了家里,我才知道你的娘是妖族雪妖的后裔;妖王说你娘与人私通,违反妖族大忌,在后来你娘就被妖族的人带走了。”
尘封的往事被邱源揭开以后,他的内心自然也是极其疼痛的,可是他在谈论起雪妖之时,也依然是满脸的欣慰。
猫俣社长和小千鞠
“后来呢?”邱芸峰追问道。
“哪里还有什么后来?你娘被妖族的人带走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爹爹乃是一介凡人,为了护你周全也就只好告诉你,你娘在你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邱源的话音一落,他的内心好像又平静了些许,可是邱芸峰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两大阵营的灵石被控,所有的证据皆是指向妖族,而他又是肩负此大任的人选,虽然樊圣说妖族也不过只是他人的一枚棋子而已,但邱芸峰又怎可完全相信他的话呢。加之其娘与他在暗夜中相遇,却又不曾与他相认,种种迹象皆表明,他的娘或许也参与其中!
“妖族!灵石!到底真相是什么?怪不得她对我那么好,原来她是我的娘亲!”邱芸峰自言自语的起身,梳理着杂乱的思绪。
“你娘她还好吗?”邱源关心的问道。
“她很好,只是被放逐暗夜了,那是一个贫瘠且荒凉的地方。”
“在哪儿,能带我去看看她吗?”
“现在还不行,如果有机会,我会带她走出暗夜,好让我们一家团聚。”
简单的对话中,邱芸峰虽然也很想念他的娘,但是他却又不敢直接告诉自己的父亲,若非有奇迹发生,暗夜之地根本就是一个有去无回且凶险至极的地方,他不想伤他父亲的心。
“算了吧峰儿,此生不见你娘也罢,但你要记住,你是苍天的弟子,千万别告诉任何人你的身上流淌着妖族的精血,否则你的宫主之位恐将不保!”邱源自然是知道他儿子今日所取得的这一切,皆是来之不易,在与恋人的取舍中,他还是选择了让邱芸峰茁壮成长。
房间内的气氛,也因为邱源道出的实情,被渲染的悲凉气息十足,但好在被门外的一阵喧闹声岔开了。
“禀报宫主,您还是出来看看吧。”紧闭的门外,一阵喧闹之后,一名弟子的通报声传入了邱芸峰的耳膜。
邱芸峰起身,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拉开了房门。
踏出房门的那一刻,映入邱芸峰眼帘的除了飞雪宫弟子外,还有许多熟悉的身影,他们是影月村的村民,与数年前景象截然不同的是,眼前的村民没有了往日的气势汹汹,而是跪成了一片。
“村长,你们这是做什么?大家都起来吧。”邱芸峰快步上前,双手捏着村长蔡瑶的臂膀,不解的大声询问着。
“宫主!”蔡瑶浑身发抖的叫道。
“村长,怎么了?有什么事情站起来说。”邱芸峰一把将蔡瑶从冰冷的地上拉了起来,紧接着其余的村民也都一个个的站起了身。
“宫主,蔡瑶无知,瞎了狗眼,您年幼时,多次想要将您处以极刑,辱没了您啊!险些让我苍天阵营失去了一位大强者,请宫主责罚!”
蔡瑶带着他那颤抖的话音,给邱芸峰连连赔礼道歉。对于影月村的村民们来说,如今的邱芸峰已经是让他们望尘莫及之人,更是他们高攀不上的苍天掌权者!村长他能够说出这一番话,也实属正常。
“我当什么事呢?芸峰还得感谢你们,我离家修行的过程中,是你们帮助我照顾年迈多病的父亲,请受芸峰一拜!”
“哎哟,这可使不得!”
邱芸峰刚想弯腰握拳的感谢眼前这些村民,可就被蔡瑶和几名村民阻止了,因为在村民们看来,他们岂敢接受苍天宫主的一拜。
“好啦,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大家都回去吧。”邱芸峰安慰着眼前这群惊恐的村民,并为了不因自己的身份,给他们带来压力,便招呼着众人离去。
听闻邱芸峰的声音后,村民们也都一个个三步一回头的在邱芸峰的注视中,缓缓的离去了。只是村长在离去之时,仿佛有什么话要讲,但他又不敢说出口,可这一切却又被邱芸峰看在了眼里。
“村长,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邱芸峰上前几步,叫住村长道。
“宫主,本来您大老远的回来,我不该向您讲出此事的,可是琼华辖地太大,少于遇见修行之人,但是为了村民们的安全我又不得不说!”蔡瑶迟疑之后,还是讲出了他心中的所求。
“什么事啊?请直说。”
“村中,寒冻沟一带,有一绿水怪时常出没,怪物虽不曾伤人,但却偷吃了村民们的很多家禽,宫主您能不能······”
蔡瑶的言外之意无非就是想着让邱芸峰等人,帮他们铲除那偷吃村民家禽的怪物。这样的小事,本就是苍天各宫应尽的职责,邱芸峰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蔡瑶的请求,蔡瑶高兴的道谢之后,也就转身离去了。
而寒冻沟偷吃村民家禽的绿水怪又到底是何物呢?邱芸峰此番前去,又真的能够轻松降服他吗?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