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精华都市小說 萬曆四十八年討論-第432章 飲恨徐州II鑒賞

Prudence Garrick

萬曆四十八年
小說推薦萬曆四十八年万历四十八年
第432章 饮恨徐州II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转轮枪的枪声与步枪和燧发枪不同,因为高射速让它的声响不沉闷,反而变得很是轻快。
五十发连射在王孝杰狰狞的摇动着转轮握把同时快速的发射了出去,因为局限性,三十门转轮枪此刻只有十门完成架设,并成功开火。
不过仅仅是这十门,也是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内打出了五百发子弹,密集的弹雨如同幕墙一般横扫过去,再加上身后的零星步枪和燧发枪铅弹,冲锋的一个牛录连一半路程都没有抵达便全军覆没。
就连战马都被子弹撕裂成几块。
“快降温…”
扑哧…
二月的胜者
随军携带的水袋内的水全部倾撒在转轮枪的枪身之上,一股白烟也随之冒起,连发射击五十之后必须用水降温,极限是一百发,但在实际试验的时候,五十发之后不用水降温继续射击五十发的话,会在中途出现炸膛的现象。
王孝杰把枪交给班组,然后起身喊道:“全军协同进发。”
三百人的死亡并没有让整个战局出现什么波动,但仍然让直接指挥的副将大为震惊,于是立刻将这边的情况往豪格那边上报。
陈操最终被赵信拦住,他也想要冲锋,但现实不允许,清军已经下令炮火延伸,进行无差别打击,这种情况下一旦运气差被炮弹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很快陈操便下令炮阵进行火炮还击,毕竟自己这边的火炮实力比之清军要强大的多,火炮的口径也不是清军所装备的红夷大炮所能比拟的。
“皇爷,王孝杰的部队已经抵达战场边缘。”
陈操立刻从休息的马扎上站起身,然后道:“快,让王孝杰的部队立刻在东侧布置防御,朕将亲自引诱清军进攻。”
唰…
陈操的大纛迎风屹立,大纛旗代表的是指挥将领的所在,豪格虽然离得远,但也在战马上清楚的看见了大纛的所在。
“王爷,明军骑兵发动进攻了。”
豪格看着身边的王时道:“眼下整个徐州打成了一团,这一仗想要结束也没有那么简单,你看,陈操亲自发动进攻了,你以为会不会是他?”
王时看着大纛在朝着他们这边移动,便摇头:“学生以为有诈,肃王,还是谨慎些要紧。”
“博洛,先前你的说的可有假?”
博洛摇头:“肃王,咱们可是堂兄弟。”
豪格认同的点点头,都是爱新觉罗的子嗣,阿巴泰与豪格的父亲皇太极还是亲兄弟,他们这个堂兄弟关系让豪格没有办法以为博洛在说假话。
于是豪格抽出长刀,呵斥道:“既然明人皇帝都不怕,咱们满洲勇士又有何惧怕的,吹号,冲锋。”
呜咽的号角声响起,属于豪格的大纛旗也开始移动,陈操正在冲锋的路上,见着豪格也动了,于是大喜,自己握着长枪的手都有些不自觉的颤抖。
陈操已经初步断定这一仗他必胜的概率从五成变成了七成,前提是豪格上当,很显然,豪格上当了。
当双方在战场中间再次交手之后,双方都发现对方在一开始便使出了全力,伤亡增加的同时也让各自的对手士气有些变化。
枪声、炮声、弓弦声、弩箭声此起彼伏,喊杀声从未断绝,从开战到现在双方已经打了两个多时辰没有休息,各自的士兵都在脑袋中绷紧了那一根要命的弦。
陈操并没有直接和豪格过招,但他的计划是失败,引诱豪格绝地大反攻,但这个失败必须是真的失败,而且是败的很惨。
“要让豪格发现徐州又是另一个萨尔浒。”
这是陈操的设想,虽然他没有亲身经历过萨尔浒,但从袁世忠的口中还是能够知道当年那一仗对于明军的打击来说有多大。
奔袭的同时,陈操看着就在他身旁一个马位的尤世威道:“朕只有一个要求,等一下我军要败,而且是溃败的一发不可收拾。”
尤世威整个人都懵了,若不是他他也在骑马,此刻他或许会从战马上掉落下来,皇帝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在见到陈操那坚定的模样,尤世威点点头:“陛下放心,末将知道怎么做。”
要让自己的军队溃败让对手看不出丝毫破绽,那就只有让自己的军队真正的失败。
两次冲锋之后,双方都出现了疲惫的态势,但明军更加的明显,他们在与阿巴泰交战之后休息了片刻之后便立刻发起了追击,直到现在的进攻之后,颓败之势已经明显浮于每个人的脸上。
“保护陛下…”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赵信立刻跟着重复了一遍,然后立刻带着锦衣卫的人马将陈操团团围住,然后往后面开始移动。
尤世威当即发现了机会,于是在尤世禄的耳边耳语了两声,然后立刻带着尤世功发起了冲锋。
一进一退的辅助之下,足以让士卒发现一个事情,咱们自己的骑兵不顶用了。
进攻是为了后撤做掩护,而后撤,当然要先把冲锋的皇帝给撤出去。
豪格清楚的看到了整个战场的态势,虽然感觉有诈,但对手凶猛的进攻足以证明他们的确是要后撤。
豪格顿时大喜,立刻拔刀高声大喊:“杀,生擒陈操…”
“生擒陈操…”
“生擒陈操…”
几万人齐声的呐喊让整个战场交战的人都为之一愣,特别是各个地域就地建立阵地阻击的明军士兵,这齐齐的呐喊让他们都陷入了迷茫。
难道皇帝战败了?
士气受到了打击,证明便是那一群群锦衣卫簇拥成一团正在快速的往战场边缘撤离。
而且那一支代表皇帝的大纛旗也在慢慢的离开,这绝对是不寻常的。
定武军和神武军受训严格,在青浦训练场之时接受的思想便是战场之上,在没有接到上峰撤退命令之时,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擅自撤退,违令者不管军职大小,一律按照临阵脱逃罪论处,斩立决。
让豪格更加坚定明军失败的原因便是战场上那一片片就地阻击的明军火器兵突然纷纷从战壕或者壕沟内跑出,拼死阻拦骑兵的态势。
“哈哈哈,陈操失败了,他果然逃跑了…”
就连王时也激动不已,所有的步卒都出了壕沟与他们白刃作战,死战不退,然而 他们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掩护正在后撤的皇帝陈操。
“大清勇士们,明人害怕了,明人撤退了,让他们再尝尝萨尔浒失败的滋味,杀…杀…杀…”
豪格这极具煽动性的言论让他麾下的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血脉贲张,挥刀大喊,十多万清军发动了全力一击。
便是豪格也亲自行动,带着两黄旗的精锐开始了衔尾追击。
一波骑射之后,不明情况跑出战壕‘阻击’清军骑兵的定武军士兵 一个个用肉身去阻挡战马,死伤无算。
便是连宋澈也被带动了进去,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尽量保存定武军的有生力量,徐州战事一旦失利,再次交战的地点一定会在淮安境内。
黄得功和楼兴业两人一直在一起,突然发现战场态势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清军全部出动,骑兵发了疯一般朝着西侧战场冲锋,他们这边直接面对的仅仅有汉八旗的步卒。
“老黄,陛下出事了?”
黄得功听得不是太清楚,他摇头:“不知道,就听见说陛下战败了。”
楼兴业刚要发作,宋澈的命令便来了:“两位师长,军座急令,命两位师长立刻带着各自部下往西南撤退。”
“坏了…”
黄得功泄了气,连宋澈都下令他们往西南集结,那么西侧战场陈操主导的战事便失利了,而且一定是出了大事。
“老黄…”
“老楼,听命令,陛下的安全要紧,快。”
啾…
一声尖啸的响声之后,信号弹飞上天空,这是撤退的信号。
战场之上,各个战斗单位纷纷开始了行动,前沿战场的部队开始按照既定战术开始交替掩护轮番后撤。
这种情况也给了清军内心极大的鼓舞,明军开始撤退的变化已经足以证明,明军败了。
济尔哈朗在战场的后面,当他从千里镜内发现了明军开始撤退的迹象之后,他也发现了这一重大变故,于是下令炮手坚守阵地,自己带着一万步骑混合部队协同豪格的骑兵展开进攻。
宦海无声
战事陡然直下,明军大败,清军大声…
昏迷之中的阿巴泰被震天的喊杀声惊醒,他的中腹部中弹,子弹并未击穿他的身体,但停留在了体内,重大的外力让他昏迷过去,加上失血过多,很明显,现在他还活着只是运气好:“发生…发生什么 …事情…了…”
“主子爷,明军败了,肃王和郑王带队冲锋了…”
阿巴泰愣神,随即喷出一口鲜血,用尽最后力气喊道:“快…快…让他们撤退,渡过黄河…渡过黄河…”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