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妖魔復甦:開局強拆鎮妖觀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九章 結盟?推薦

Prudence Garrick

妖魔復甦:開局強拆鎮妖觀
小說推薦妖魔復甦:開局強拆鎮妖觀妖魔复苏:开局强拆镇妖观
那边的浩言圣僧见状也是心中惊骇。
没想到这两条金龙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竟然还能爆发出这种恐怖的威能,这简直就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成和上仙的修为实力跟他相差不多,结果仅仅只是因为靠近,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直接被差点秒杀,那这两条金龙的实力该有多强?
而这,还仅仅只是遗迹的外围,只不过是两条看大门的金龙而已!
若是将这两条金龙带回去当做小林寺的护法神龙的话……那小林寺的实力定然会直接上一个台阶!
只是,眼下就连太乙门都觉得不可力敌,还需要从长计议,那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重要的是,现在他对于金乌遗迹已经充满了激动和信心,只觉得这一次绝对不会白来,而且肯定是小林寺的机缘所在。
甚至,若是运作的好的话,从此之后小林寺或许可以直接成为东胜神州的第一大势力,从此之后直接改变整个东胜神州的格局,让这个原本佛门不兴的世界变成一方乐土!
“阿弥陀佛!”
浩言圣僧直接又回到了那一朵巨大的六瓣莲花之上,对着众人道,“探索遗迹要紧!”
众人都是微微点头。
而在这六瓣莲花的正中央,一直盘膝修炼的少年也是睁开了眼睛。
这少年唇红齿白,看起来俊俏非常,而且脑袋上面还有九个戒疤。
在佛门之中,这头顶上面的戒疤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去点的,这个跟自身的实力还有跟在佛门之中的地位也有着明显的联系。
一般的和尚,脑袋上面都不会有九个戒疤,可能顶多就是六个戒疤,表示七情六欲已经断绝。
而九个戒疤,那必须是实力达到金仙的水平!
也就是说,要达到佛门之中罗汉的果位才有可能在脑袋上面点九个戒疤。
罗汉果位,那近乎是传说之中的修为,想要达到何其艰难?
小林寺到现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罗汉果位的修士了。
而这个年轻人,脑袋上面却顶了九个戒疤,属实是让人难以置信。
因为不想相亲,所以提出过分要求后,来的竟然是同班同学
“阿弥陀佛。”那少年和尚开了口,“我心有所感,金乌或许命悬一线,也是其最虚弱的时候,若是可以将其收服,当属于大功德一件。”
众人精神一振。
“既然如此,那就全速前进!”
小林寺的六瓣莲花也是加速朝着前面猛地冲去。
楚河自然的也不会屈居人后,直接加速掠过了这巨大的牌坊,朝着前面加速而去。
余下的那些修士在震惊之余,也都是纷纷躲闪开来,生怕被那威武不凡的金龙殃及池鱼,于是乎也都是纷纷选择绕开了那金龙牌坊。
但是他们目光之中的炽热却难以掩盖,甚至比那金龙喷吐出来的火焰还要炽热。
若是能将这一对金龙收服,伺候天下虽大,哪里去不得?
这是不少人的心声。
而且很明显,这里不过只是入口而已。
仅仅只是入口而已,就已经有了如此气派,这要是继续深入下去,能得到什么已经让他们垂涎欲滴。
也都是忍不住开始幻想。
更有甚者,一些修士明明修为不够,根本不足以支撑继续走下去,却宁愿施展秘法牺牲自身神魂性命也要继续往下走!
因为此地仍然处于那种灼热的干燥之中,虽然在海面上,但更像是身处在烤箱之中,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是,竟然没有任何的灵气可以吸收。
也就是说能走到这里的,已经算是有本事的人。
或是有些可以补充灵力的法宝。
而若仅仅只是因为如此才走到这里的话,那基本上也可以不用再往下探索了。
之后的的危险只会越来越严重。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奋不顾身的朝着里面疯狂掠去,就是为了那一丝丝虚无缥缈的机缘。
大道如此。
楚河虽然走在前面,但是在这诡异的地方,他的神识仍然可以散开一些距离,倒也可以看到后面的那些修士惨烈的样子,忍不住叹息。
这又是为何?
即便是真的来到了深处,便是真的有宝物在你跟前,你以为就可以真的取走了吗?
来到这里的人,可都不是一些善男信女!
能够进来那也不过只是过了第一关而已,能从这些人之中活着拿到宝贝,那才叫做真本事。
而且还要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抢夺……
楚河知道,大部分人只能是陪跑而已。
或许,也有一些气运逆天之辈,只是他没有发现。
不在去想起他,楚河开始专注的观察四周。
他现在处于修士的第二梯队之中。
走在最前面的无疑是那小林寺和太乙门的人。
这两队人都是对南海妖宫里面的东西志在必得,此次出动也是下了血本。
虽然楚河并不知晓这些,可仅仅只是看他们这两两派出动的这法宝也能感受到一些端倪。
太乙仙葫,还有这六瓣莲花。
感觉都有灵宝的气息!
这种级别的法宝,放在哪里都是镇牌之宝,即便是太乙门和小林寺这样的底蕴深厚的名门大派。
一般来说,除了门派出现了生死存亡的危险,或者是出现了其他的有关门派存续的大事件,这种级别的镇派之宝才会动用。
足以见得小林寺和太乙门对于此次探索的重视。
楚河位于小林寺和太乙门之后,而在他的左右,也有几个道人模样的修士御空而行。
楚河全身都在斗篷之下,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却看不到楚河的真容。
他们心中显然也是把楚河当成了竞争对手。
当然,也是可以拉拢的对象。
“这位道友!”
忽然有人对着楚河开口道,“前方危险,何不结伴同行?遇到危险,也好有个照应!”
恰是跟在楚河左后方的一个身穿蓑衣,好似砍柴老叟的老者。
“此番前来,大家为何皆是心知肚明的事情。”那老叟继续说道,“我观你不似门派修士,想必也是散修,既然如此,我当何不联合?否则面对小林寺太乙门,怕是汤水都喝不到一口。”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