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精品都市言情 我靠讀書成聖人 起點-第371章 詩,文道之王閲讀

Prudence Garrick

我靠讀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靠讀書成聖人我靠读书成圣人
“凝香姑娘不仅人美曲美,声更美,曲词相融,天作之合。”
“林解元有状元之才。”
“好,好!”
这一刻,所有文人学士都起身喝彩,为凝香姑娘和林亦鼓掌。
那些抱琴准备跃跃欲试的琴道学士,一个个嘴巴微张,神色还处在震撼当中。
为什么可以这么好听?
词意与曲意怎么可以如此契合?
“林解元为什么懂凝香姑娘的曲?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圣院学士发出这样的疑问。
脸色阴沉的圣子李西洋,听到这句话后,悠然笑道:“因为这是他们早就预谋好的。”
“词早就作了,只不过营造出才子佳人的效果罢了。”
“否则这词曲问世,天地间怎么会没有任何才气波动?”
李西洋根据天地才气的波动,作出判断。
不少圣院学士纷纷附和,认同李圣子的判断,一时间席间人人交头接耳。
对着凝香姑娘指指点点。
但懂琴道的学士,却是连连摇头,颇感凄凉。
凝香姑娘看向李西洋,拭去泪痕,道:“看来李圣子并不懂琴道,文道天音的诞生,本就是被天地印刻的第一道琴音,所以曲词的天地才气如何,还得看……我们琴师的收音!”
灌篮高手
她右手纤指放在古筝上,毫不怯弱地看向李西洋,手指一拨。
咚~
沉闷的琴音响起,如同文道天音般,响彻整个岳阳楼。
紧接着。
那承载着这首曲词的古筝,陡然间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浑厚的天地才气涌动,迅速充斥整个岳阳楼内外。
这种音律产生的才气,经过琴音的洗涤,无须文道修士参悟。
它就跟醍醐灌顶一样,对琴音感悟多深,就能够吸收多少才气。
那些感动于凝香歌曲的文人学士,跟琴道学士获益最大,无数才气汇入他们的文宫。
就连那些普通人出身的花魁娘子,也都有所获益。
而圣院学士则没有沾到任何好处,因为他们不曾理解,也不想理解。
不过,傅玉衡与钟子正以及方晴雪等人,却有所获益。
此时此刻。
那些获益的文人学士站起身来,朝着凝香姑娘躬身揖礼,表示感激与敬佩。
凝香姑娘欠身还礼,她看向林亦离开的芳香,大声道:“还未问公子词名……”
“赤伶!”
人群中响起林亦的声音,但凝香姑娘却没能找到他在哪。
一股淡淡的惆怅与失意,浮上心头。
六皇子林琮低声喃喃道:“这家伙……还真够任性的啊,本以为他诗才可以,没有曲词造诣竟然不输凝香姑娘?”
“本皇子有些欣赏他了!”
但就在这时。
“呵!”
岳阳楼中,传出一道冷笑:“真难听,谁取的名字?”
正是穿着白色儒衫的李文博。
不少人看向李文博,一脸的疑惑之色,这人是谁?
长相平平无奇,也不是什么才子俊杰,搁这蹭热度呢?
方晴雪微蹙了蹙眉头。
钟子正跟傅玉衡这两个老熟人也愣了一下,这不是林亦的书童吗?
赵泰更是忍不住拔刀砍了这厮。
不知道那是嫡皇子殿下吗?
这书童路怎么越走越远了?
“……”
林亦沉默了下来,好家伙……这就开始演上了?不过别说《赤伶》难听啊!
由于李文博太过平凡了,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但是李文博的话,却成功吸引到了圣子李西洋的注意。
李西洋侧过头对身边的一个圣院学士说了两句,后者点了点头……
“可有琴道高人献曲?”
凝香姑娘调整好情绪,看向在场的文人学士。
但他的话却吓到了不少琴道学士,这些原本还跃跃欲试的琴道学士,都收紧了琴袋……
“今日听到凝香姑娘的歌曲,才知道自己才疏学浅,就不去献丑了。”
“久闻凝香姑娘大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那些琴道学士笑了笑,并没有选择上去献丑。
除非能够超越凝香姑娘,一举成名,否则就是真的献丑了……他们有自知之明。
“这首词曲是林解元教会小女子的,他才是名不虚传,一首《滕王阁序》天下知,如今一首赤伶,更是才艺双全!”
凝香姑娘知道这是林亦的词好,甚至改动的地方,连她都惊为天人。
她相信林亦绝对不是不懂音律,而是故意这么说的。
文人学士们纷纷点头。
随后的棋书画项目,也是很快走了个过场,毕竟是艺,算是文会的助兴项目。
它们的主场是战场。
而才气强弱的诗词文章,才是文会的压轴之物,也是所有人期待的项目。
“常言道:文无第一,术无第二,今日文会,想必大家跟小女子一样,都想看看谁才是文会第一,京城第一。”
凝香姑娘有了赤伶的镇场,整个文会的节奏,俨然都在她的把握之中。
话音落下,原本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文人学士和官吏,顿时就来了精神。
“众所皆知,文道昌隆看诗词,而诗乃文道之王!”
带着面纱的凝香姑娘,越发从容起来,道:“好的诗,可以唤醒我们内心深处的感动。”
“优美的诗词更是能让人感同身受,京城流传的《金缕衣》与《望月亭送傅学政出南湘》,鸣州贯府,才气冲霄,让人惊叹诗的魅力。”
“那么现在,便让我们走近诗的世界。”
凝香姑娘随后打量着岳阳楼,眼角带着笑意,继续道:“这次文会的场地由滕王提供,我们有幸见到这巧夺天工的京城名楼,所以……今天的文会就以岳阳楼为主题。”
天才宝宝特工娘亲 小说
“一首惊才绝艳的诗,不是数十年的苦熬琢磨,而是当时站在这里,福至心灵的一种感悟与感动。”
“期待佳作传世,大衍文道再添佳话!”
凝香姑娘的话音落下,岳阳楼内外,原本早就准备好诗词,准备跃跃欲试的文人学士,顿时一个个脸都黑了。
“岳阳楼?为什么要有主题?”
“这是谁要求的?”
“合着我们白准备了?”
他们本以为这场文会,会没有主题,百花齐放,甚至应对这次文会,不惜花重金从大儒那里买了才气贯州的诗。
现在连人前显圣的机会都没了?
角落中。
滕王笑看着林允宏,道:“陛下,臣觉得这样的诗会才公平,方显真功夫!”
林允宏都不好揭穿滕王,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心思,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这文会就应该临场发挥,才能考验这些文人学士的才气!”
滕王干笑了笑。
……
‘这文会的主题是送分题吗?’
人群中的林亦愣了一下,他知道这主题一出,肯定会将不少人打的措手不及。
不过这样才能筛选出真正的才子天骄。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