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萍書庫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 一粒銅豌豆-第298章私情?推薦

Prudence Garrick

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
小說推薦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隋末我为王之白甲起辽东
高建武听到太子妃的话,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而笑道:“是啊,我是太子殿下的叔叔,也是你的叔叔,越是这样想,本侯心中就越兴奋呢。”
汉城侯第一伸手被躲开,倒也没有奋起直追,反而抬起头,俯视着这个美人。
笑道:“再说了,你能上王兄的龙床,本侯与王兄同胞兄弟,又有什么不可以?”
太子妃眯着眼睛,冷冷的道:“汉城侯,大王还在,你这话太放肆了,居然敢败坏大王的名声,这可是欺君之罪。”
汉城侯冷笑一声,道:“名声,我的好王兄有什么好名声?儿子大婚之日,将儿媳困在宫中三个时辰,是一个大王该做得事情?”
今天开始恋爱吧
太子妃听到这件事,脸上并没有出现多余的神色。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太子妃?”高建武颇为暧昧的盯着太子妃,看着她脸上娇弹可破的面容,继续笑道:“卫氏一族已经衰微,仅凭你一人,是断难支撑下去的。本侯说了,只要你从了本侯之愿,别说一个小小的卫氏,只要你让我满意了,这将来的王后之位,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太子妃听了汉城侯的话,良久不语。
诡异入侵 犁天
汉城侯以为她心中有些意动,刚要再靠近太子妃一点,没想到太子妃却冷笑道:“当王?就凭你?你以为你真的已经掌控了王都吗?”
汉城侯止住脚步,笑道:“怎么,你还准备垂死挣扎?我的太子侄儿都自觉登基无望,醉生梦死于温柔乡中,你一介女流,能做些什么。实话告诉你,本侯已经调渊盖苏文进京,掌控平壤大营,内有禁卫,外有奥援,整个王都都在本侯的掌控之下,太子就只有一个乙支文德,能掀起什么风浪。”
乙支文德在军中的威望高是不假,可那是在乙支家被削弱力量之前。第二次征辽之役,乙支家再立大功,而渊盖家丧师失地。善于权谋制衡的婴阳王立刻就抓住机会,征兆乙支文德入朝,给了他一个大加的称号,虽有协理平壤大营的差遣,可能指挥的也就是原属于乙支家的以少部分力量。
和汉城侯以及渊盖家在王都的力量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至于你卫氏之人,大王在时,你们还可以逍遥度日。大王如今这步田地,谁都帮不了你们。”
太子妃眼睛中的神色暗淡下来。
不得不说,高建武的话很对。
“这么说,那个叫念奴的女子是你安排的了。”
“哈哈,你也知道本侯是怜香惜玉之人,本侯在她五岁之时就收养了她,延请天下知名的舞师琴师乐师,花了数十年时间,才将她培养到如今的模样,这些可都是我那个好侄儿最喜欢的东西啊。这样的美人,本侯看了都心动,就更别提太子了。可是本侯虽然心动,可也舍不得动啊,为的就是给我那喜好美色的太子致命一击。还是我那侄儿道行短浅,身旁有太子妃如此绝色,竟弃而不取,真乃是暴殄天物也。他不疼你,本侯就替他疼你。”
太子妃冷冷的道:“可有一件事,我还是不明白。”
“你说,今日你既然来了,就说明你对你目前的处境并不满意。我高建武也不是粗莽之辈,能让你自动宽衣解带,才更有征服的味道。”
说着目光已经在太子妃的身上流连起来,他甚至已经能够想象自己与她共赴巫山时的美妙场景。
太子妃没有理会他富有侵略意味的眼神,道:“太子虽然喜好女色,可也没有到这种沉溺其中,不能自拔的程度。这念奴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太子不像太子?”
太子不像太子,这句话问的极为精准。现在的太子确实和平时的太子不一样。平时太子高盛沉溺女色,但也能保持清醒。可现在的太子却戾气毕露,心中甚至没有一丝王位之争的念头,全是对婴阳王的怨气,对周围人的怀疑,这一点太过反常了。
太子妃曾经怀疑过太子是不是被人下了什么药,可是叫太医诊断了好几次,都没有查出任何线索。让她颇为疑心,今日她冒着巨大的危险,来高建武这里,就是要弄清楚这些事。
因为就算乙支文信来到王都,依然要借助太子的大义名分,否则只凭乙支文信的驸马都尉身份,面对渊盖祚与高建武两个人的合力,依然占不了任何上风。
“你想知道。”高建武走过来,一把抓住太子妃的手,太子妃抽了一下,没有抽出去,便任由他握着,高建武美人不少,可是真的当他把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太子的手握住的时候,整个人的心脏还是不由自主的猛跳起来。
整个人也都沉浸在这一握的风情中。
太子妃猛地将手抽离,慢慢的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高建武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海东之外,有倭国。倭国使者曾经向王后敬献过一种媚药,这种媚药,药力极强,不仅能让食药之人意识昏沉,而且长久食用下去,令其为奴为婢都不是难事。更妙的是,这种药,非女子之用,乃女子牵绊男子之用药。”
“你说什么,你给太子服用了此药?”
高建武笑了起来,说道:“不止是太子,大王也身中此药之毒。今日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便是本侯的诚意,我希望你能体谅这份诚意。否则,虽然我现在动不了卫氏一族,但是当我登基为王,那时候,卫氏可就再无活路了。你应该知道本王的脾气,本王现在因为你是太子妃,对你视若珍宝。可一旦本侯登上王位,那你可就成阶下囚了,你便没有了和本侯谈条件的资格。”
太子妃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内幕。
太子中了媚药之毒。
还有大王也中了这种毒,而且这种毒是经过王后那里得来的,这就牵扯出一个可怕的问题,高建武是如何从王后处得到这种媚药的。
太子妃猛地在心中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莫非高建武与王后之间还有私情。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因为当今王后无子,而太子高盛是先王后的儿子,这就为高建武与王后的私情提供了理论上的可能。
太子妃望着这个满脸白皙的男人,只觉得这号称高句丽王室的家族,真的是脏到了骨子里。


Copyright © 2022 珊萍書庫